足足

喜欢二次元的一只

快新 标记 (abo 开车)

工藤新一感觉自己有点不好,明明是凉爽的夜晚,但是他却热得仿佛要爆炸,这样的感觉,应该是……那个来了吧?


他本想去到现场看看基德偷窃的宝石,但是,这几天是他的发情期,被宫野耳提命面了好久绝对不允许外出去祸害他人。

所以,就只好将预告函解出来的内容发给了目暮警官拜托他交给中森警官。虽然他也很想去现场就是了。

不过早有地方电台听闻消息蜂拥而来,虽然天色尚还大亮,距离基德出现的晚上11:03尚早,但媒体们已经开始对现场的安保指挥人员进行狂轰滥炸,这点,只要有那么两三次到过怪盗基德的盗窃现场便会明白。

看看时间尚早,新一决定回到卧室休息休息。

自从变回原来的身体,他的身体素质明显不如从前,经常性地发烧感冒还算是小事,但是困扰他的是无时无刻都在疼痛的身体,蔓延在全身各处,仿佛是在惩罚他总是不顾及自身安危以及不规律的生活方式。

用灰原的话来说就是任性地频繁服用APTX4869暂时性解药导致的后遗症。所以恢复身体后无论如何都应该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以免不知哪天自己就死在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生活而彻底坐实工藤宅是一座鬼屋的事实。


关掉电视,上楼。新一总算是能够好好地休息一下。只是被宫野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随身携带的必需品omega专用信息素抑制剂就这么被某个神经大条的omega忘在了自家客厅。

所以,当某个omega回想起来时也只得后悔自己没有牢牢记住女王大人的前言导致自己被连肉带皮吃得渣都不剩。


沉浸在睡梦中的身体,不知为何感觉到了一股股暧昧的热意,仿佛身处蒸笼般密封的室内,没有风,只有不断蔓延的热、空虚感席卷了身体,慢慢地,从小腹升起的灼热蔓延至全身,私密处不知何时涌起一股粘腻的液体慢慢地溢出、溢出,痒、好痒……无力感遍布全身,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互相磨蹭,好难受,好热,快要窒息的感觉……


怪盗基德不得不捂住鼻子,再过清新的味道闻得多了也会窒息,更遑论这个柠檬味的气源体正脸颊泛红地躺在床上不住地翻滚,两条纤细修长的双腿不自主地相互摩擦,大滴大滴地汗水从白皙的额头滚落,在宝蓝色的床单上印下痕迹。

身上的白色睡衣已经在主人的动作下敞开来,象牙白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淫浸着诱人的光泽,若奶油般丝滑,宛若上好的丝绸,触感极适……

触、触感?基德犹如从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早已不由自主地摸了上去,连忙收回手,懊恼自己太过大意被美色迷了眼。

正要转过身却被一股力道拽住,回头看,果然,刚才还在梦中迷蒙的侦探睁着那双宝石般的眸子,一眨也不眨地盯住他。

看到侦探这副模样,基德暗叫不妙,脸上却保持着扑克脸调侃起来:“啊呀呀,在下不过是担心名侦探今晚没有出现便冒昧前来拜访罢了。”

“没想到装模作样的小偷先生也会有偷窥别人的爱好啊。”怎么听都感觉咬牙切齿。

“名侦探,在下只是好意担心您的安危,怎么到您嘴里就变成了偷窥这样丝毫不具美感的形容了呢!”

“以偷盗为乐的小偷先生的所谓美感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啊!”继续咬牙切齿。

“是嘛。”基德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既然名侦探安好无事那么在下就此告别,愿您有个美梦。”右手也不停顿,翻转一下,一只晶莹欲滴尚带露珠的蓝色妖姬便落入掌心。“您的眼眸宛若宝石呢,名侦探。晚安。”


“等一下,基德!!!”眼见对方要离开新一慌忙地想要拽住对方的披风却不料现在的身体根本就空虚乏力地不能够动弹,一下床便双腿虚软地跪倒在床边,“——嘶——”

“名侦探!!”听到新一痛呼出声的基德转过身便看到新一跪倒在床边,急忙跑了过来扶住他。

“名侦探,不可以哦,不能够这么任性。”基德似是生气的口吻落在侦探耳旁,一手扶住侦探后脑,另一手抄起对方的膝窝,一用力便抱起侦探,以一种新一从未听过的低沉口吻缓慢开口:“就算是名侦探自己,也不允许你这样做。”顿了顿又说“现在是发情期吧,小小姐不是已经叮嘱你要好好休息了吗?想要抓住在下也用不着这么拼命吧?”

说完把新一放在床上,细心地盖好被子。再次转身时又被拉住,刚想问还有什么事便被一阵柠檬味的信息素卡住。

“名侦探,你、你不要紧吧?有抑制剂吗?”扑克脸快要裂开。

“嗯?大、大概吧?”侦探已经是一塌糊涂的状态,迷迷糊糊地回想自己究竟把抑制力放到哪里。

看着侦探这样一副状态,基德无奈地叹气,遇上名侦探总是会出现意料之外的事情啊。不过,也许今天,自己就可以得偿所愿也说不定。

“嘛,名侦探,看样子你的抑制剂不在身边啊,需要帮忙吗?”


一辆小破车,第一次开


评论(12)
热度(250)

© 足足 | Powered by LOFTER